字体:
关灯
护眼

第九章(1/3)

上一章 目录 +收藏 下一页

    凌晨时分,漆黑的宿舍地上趴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宓茶瞳孔微缩,一瞬间吓得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连忙从床上爬下去,这段时间里,地上的人不断尝试着支起自己,但大抵是脚软,几次三番都没能站稳,最后好歹是抓着上床的爬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沈芙嘉。

    “会长,你怎么了会长。”宓茶扶着她,刚一上手就发现对方体温滚烫。

    “你发烧了。”她愣了一下,这个温度烫得可怕,远不是低烧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沈芙嘉喘息般地轻声开口,“扶我去客厅吧,不要吵到她们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无力。

    现在是凌晨两点半,严煦刚刚结束学习不久,入睡未深;

    但就算如宓茶那般睡得正酣,沈芙嘉从床上滚下来的声音也足够将人惊醒。

    不仅严煦那边没有动静,柳凌荫的床帐也依旧紧闭。

    她们没有发出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时间对于严煦来说是再宝贵不过的东西,她每一天的行程都安排得极紧,没有多余的空闲分给别人。

    现在出来察看情况,这一晚指不定就废了,那明天一整天的学习都将没有精力。

    碍于时间的考虑,严煦选择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柳凌荫更无所谓沈芙嘉的情况,那些不得不和沈芙嘉说话的场合已经让她厌烦,这种时候她宁愿装死也不想再假惺惺地关怀沈芙嘉。

    宓茶依言搀着沈芙嘉挪去了外面客厅。

    刚一坐到沙发上,沈芙嘉就对她笑笑,“谢谢你宓茶,你回去睡觉吧,我喝口水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明白舍友们的心理,也没有打算寻求谁的帮助。

    她们只是住在一起的同舍而已,并非朋友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”宓茶当即背对着沈芙嘉蹲下来,“你生病了,我背你去医务室。”

    这话认真,并非客套。

    沈芙嘉怔了一下,她看着背朝着自己的宓茶,又看到了对方小腿肚上软绵绵的肉,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宓茶,你背不动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瘦,但体脂率极低,身上的肌肉分量并不轻,还比宓茶高出了半个头。几乎不运动的牧师怎么可能背得动她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班主任打个电话。”从e栋到医务室少说也有三四百米,宓茶也发现了自己的行为确乎有些自不量力,要是走到一半把沈芙嘉摔了就更糟糕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法杖被收,她本该能帮沈芙嘉治疗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”沈芙嘉摇了摇头,“这个时候班主任也在家里睡觉,打扰她不好,赶过来天也亮了。”

    她靠在沙发背上,分明是夏季,可浑身冷得厉害。

    身上发冷,但喉管之间的气息灼热无比,进出的空气像是遇到了阻碍,鼻子失去了作用,沈芙嘉不得不微微张着口,用嘴呼吸,如此一来,喉咙便被空气带走了大量水分,又干又疼。

    难受,热得发冷,没有一点力气,浑身酸痛。

    她多久没有生病了,竟都有些忘记了发烧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喝点水,明天就会好的。你快回去睡吧,明天还要上课。”

    但沈芙嘉还是拒绝了宓茶的提议。

    即使在烧得头脑都不清醒的状态下,她还是保持着体贴的礼貌,这体贴并非刻意,也并非出自本能,而是多年的习惯。

    深夜跑去医务室太过麻烦,还得叫醒宿管帮忙开寝室楼的门。

    她们只是舍友,沈芙嘉自问没有让宓茶深夜为自己奔波的情分。

    沈芙嘉能在每所学校里都能拥有不错的人缘,这源于她能清醒地把握和每个同学相处的尺度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和宓茶还不到这个度。

    宓茶说送她去医务室不过是碍于眼下的局势,不好意思袖手旁观,等她拒绝两次、递个下坡的台阶之后,宓茶就会立马顺势后退。

    她本也不打算依靠别人,只想先把宓茶打发走,喝口水安静地歇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宓茶果然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她应当是在假装犹豫,沈芙嘉想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等宓茶犹豫完,便假意客气地说一句“那你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就叫我”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瞬,头上一凉。

    宓茶倾身,伸手摸了摸沈芙嘉的额头。

    沈芙嘉偏了偏头,这靠近出乎她的所料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她如今的体温过高,在宓茶摸上来的时候,沈芙嘉只觉额头上覆了一朵微凉的云,柔软得没有骨头。

    这种绵软细腻的触感是她们攻学生再怎么保养都不能有的。

    她们握的是可以杀人的武器,身处刀光剑影之中,必须皮糙肉厚;而宓茶所学皆是救人,她天生被温柔的圣光笼罩。

    沈芙嘉的呼吸很重,肉眼可见的胸脯起伏。

    今天操场上的温度高达四十,而训练室、图书馆、寝室一直开着空调。

    如此剧烈的温差,让沈芙嘉早上的感冒进一步恶化。

    她高估自己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太烫了。”宓茶收回手,“我要带你去医务室。”

    她不由分说地拉起了沈芙嘉的一条胳膊,麻利地把头从她腋下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会长,医务室很近的,你多靠着我一点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沈芙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撑了起来,她烧得脑子糊里糊涂的,走出了两三步才发现宓茶真的要带她去医务室。

    “宓茶,”她回神后开口,“真的不用,你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……这举动和她预计的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睡了,会长你怎么办。要是拖到明天早上,说不定病情会加重的,我不能让你连药都不吃地就这么在外面躺着。”

    她架着沈芙嘉就往外走,不给沈芙嘉反驳的机会。

    宓茶向来是软绵绵的性格,说话连声音都硬不起来,这是难得的固执。

    门被打开,沈芙嘉闭了闭眼,末了忽地叹息,“宓茶……你平时呆呆的,专业课还是学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宓茶不解其意,她茫然地扭头看向了旁边的沈芙嘉。

    沈芙嘉在笑。

    她笑得双眼弯亮,有别于之前的疏远清雅,这笑容极其真切,就是同付芝忆这些好友相处时,这种笑也鲜少出现。

    若不是知道她病了,宓茶还以为这笑是被酒给酿出来的——

    美得醉人,也醉己。

    高烧并发的潮红脸色,在此时看来好似酒醉的酡红。

    沈芙嘉也分不清病和醉的区别,她只是一味地想笑,笑着又有点想哭。

    眼睛愈酸,她的嘴角愈往上扬——

    原来除了妈妈,这世上竟还有人能大半夜地爬起来,心甘情愿地带着
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+收藏 下一页
大家在看: 都市最强狂兵 我的亲密爱人 最强神棍之密爱成瘾 退役后大佬她怎么又复出了 高冷女神带回家 笨蛋,给我你的右手! 黑魔法使 在他心头放肆 当团宠大佬掉马时 逆天神医妃 三寸人间 [斗罗/剑三]唐纸伞 修士家族 他的夫人是神明 明犬 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请温柔 太乙 广陵仙家 长命酒师 九幽战神 墨路传说 逆天仙尊 女学 休夫娘子有点甜 皇妃又欺负本君 霸道坏小子 嫁给狐狸上校 黑夜玩家 江山策:权谋世子妃 少帅,夫人又怀孕了
书友收藏: 雪中悍刀行 关联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 医定终身:秦爷,扎个针 这是我男神Ⅱ 墨少,夫人成了国民媳妇 断翅 非孰不可:夫人不太乖 花开半夏的夏天 偏执老公超凶哒 完美世界 分手后我和首富闪婚了 重生后又被霸总套路了 头号黑粉成了影帝的掌心宝 拐个妈咪送爹地 重生19岁:豪门千金逆袭 沈蔓歌叶南弦 再度春光 你可以养我吗 总裁的替身前妻 他从地狱里来 都市最强狂兵 我的亲密爱人 最强神棍之密爱成瘾 方sir,离婚请签字 绿茶影帝饲养手册 我对5t5告白之后 重生后渣总追妻火葬场 什么都会的仁王君 全职法师之延烨为定
最近更新: 精灵双魔道 帝国总统宠妻入骨 霸道总裁深深宠 我 戏精且拱小白菜 八零锦鲤小甜妻 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 第三次分手 重案大队 犬夜叉之剑缘 第三重人格 人欲 都市至尊战婿 恋爱潜规则 都市至尊小神医 都市至尊 宦妃还朝:千岁大人请靠边 一念永恒 绝世小刁民 混天大圣 夏至 邪王嗜宠:鬼医狂妃 傅少,夫人又闹离婚了 天降萌宝买二送一 大佬的小祖宗又虐渣了 在名著里拿稳种田剧本 一胎三宝我妈咪超A的 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 偏执老公超凶哒 分手后我和首富闪婚了 本恶记[综]